优发国际

欢迎来到优发国际
优发国际有限公司
当前位置: 新闻中心 > 公司新闻
优发国际第276章 元朝皇帝也有书画家
2021/01/06 来源:优发国际
    吴夺感觉到他跟上来了,这也不能躲,正好走到了一幅书法面前,干脆就此驻足。

    这幅书法是一幅对联:

    明月一壶酒

    清风万卷书

    草书,落款“戴公望”,钤印“公望七十後作”。

    戴公望是清代书画家,这幅草书标价只有三万,吴夺之前没注意,但看了之后,感觉还挺喜欢他的草书,而且字句的意味,也挺有感觉。

    梁启明只有一个人跟上来了,身旁没有看到梁丹青。

    他也在这幅书法前站定,先搭了一句:“看来小吴先生对书法也有研究啊!”

    “让梁总见笑了,其实就是看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戴公望的书法我也很喜欢,不过市场价一直上不来,五年前,我在沪海的一场拍卖会上,曾经几千块拍了他一幅行书七言绝句。”

    吴夺笑了笑,古玩类的东西,价格它没法说,有时候赶巧了,拍卖会上一样捡漏。

    不过,梁启明这么一说,吴夺便上手触碰听了听。确实是戴公望的真迹,价格嘛,差不多就是行价。这样的东西,没什么利市,怕是只有自己喜欢或者想用来挂于厅堂的才会拿下了。

    听完了之后,梁启明也切到了正题上,“刚才那幅画,那么多人围观,最后还是让你拿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梁总过来,就是想说那幅画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梁启明也不含糊,“这无名氏的作品,又没有收藏款印,你怎么如此果决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果决,也是看半天才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应是看出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至多能确定是元人之作。”吴夺肯定不能透底。

    “这就能拿?”

    “梁总,元代若是名家作品,一百万那是想都别想。今天的书画,少有年份太老的,于是我就冲动了一把。”吴夺解释。

    “作者是谁,有个猜测吧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元四家。看笔意笔法,似乎也不是文人之作,但我喜欢的,是这幅画有股子气势,很大气。而且借鉴唐宋,也能融合自己的特点······”吴夺说到这里,轻咳一声停了。

    不能再说了,给他说这么多,也够意思了。

    梁启明却打量了一下吴夺,“果然是好眼力啊!我就说你不可能随便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梁总,我说的都是些虚的,哪有什么眼力哟!”

    “这画,能不能转手呢?”梁启明竟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梁总,这不是我个人的事儿,我这次是和胡总来公干的。既然已经收了,那我说了不算啊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看你并没有和胡总商量,而且这画若想出手,其实并不容易,我还以为你是自掏腰包呢。”

    “听梁总的意思,您想要,只是为了自己收藏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很喜欢这个人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吴夺心中一凛,这梁启明了不得啊!难道他能看出是谁的作品?自己可是靠“听”弄明白的,而且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的作品,还有暗藏的题款!

    这幅画的装裱,是明代的,装裱时,刻意用绫子压住了画心的上部一截。这一截被遮掩,对整个画面来说,没有丝毫影响,因为本来就是留白之处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截上,却带了另一个人的题款和钤印!而且题款之中,说明了画的作者是谁!

    如此装裱,自有原因。这里边的机要,吴夺肯定不能对梁启明说。甚至如何对胡允德说,暂时也没有想好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梁启明见吴夺神色有异,不由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让梁总给震住了!”吴夺这句说的是实话,“难不成梁总仅凭画心笔墨、而且还是借鉴了唐宋风格的,也能看出是谁的作品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也应该看出来了,不然你不会拿下!”梁启明似笑非笑,“不过我也不是百分百,只是觉得差不离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诳语,我是真没看出来!”吴夺确实没看出来,他是听出来的。

    梁启明想了想,“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,元代有个一画成名的画家,名叫房大年,他画了一幅《京都万寿山图》,屡次拍卖,价格也屡屡攀升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,十几年前,就拍出了数百万的高价。”吴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房大年的《京都万寿山图》,是照着另一个人图稿仿画的。虽然另一个人的原作我没见过,但是根据史料,要比房大年的水平高多了。”梁启明看着吴夺,“明人不说暗话,看出是看出,实际是实际,这画没有任何题款,只适合喜欢的人收藏。”

    “梁总的意思是,如果大雅斋出手,第一个和您谈?”

    “卖给谁也是卖,而且这画并不好卖。我开诚布公说这么多,是因为并非为了求利,我想胡总应该能明白的。”梁启明又道,“我就不直接和胡总谈了,现场比较忙乱,而且你们终究得先有个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也会说明白的。”吴夺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梁启明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吴夺,“以后在书画上,可以多交流。”

    吴夺也掏出名片递给梁启明,“梁总,那幅悲鸿先生的‘落花人独立’,您是要了么?”

    吴夺顺带问了一下这个,若是他没要,自己回头再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不急,尚在斟酌,你喜欢可以先取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回头去看看,但万一要取,我也会和梁总先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年轻人,确实挺有意思。你忙你的,我再看看别的。”梁启明说着,便抬步走了。

    吴夺略略沉吟。

    从梁启明的一番话来看,他起码是基本有谱了,那一幅《春景楼阁图》,是元文宗的作品!

    元文宗,元朝第八位皇帝,名叫孛儿只斤·图帖睦尔。这个人,可以说是元朝历代皇帝之中,文化修养最高的;而且,他也可以称得上书画名家了。

    元文宗图帖睦尔擅画,居金陵潜邸时,命房大年画京都万寿山。大年辞以未尝至其它。文宗索纸画布位置,令按稿敬图之。意匠经营,格法遒整,虽绩学专工,所莫及之。(元陶宗仪《辍耕录》)

    刚才梁启明说的那一幅《京都万寿山图》,就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当时元文宗让房大年画京都万寿山,但是房大年没去过,所以元文宗就自己先画了一幅图稿,让房大年照着来。

    这图稿肯定相对要小,同时有些地方也比较简单。但是,就这么一幅图稿,比起后来房大年的《京都万寿山图》,还是要高上一筹!正所谓“意匠经营,格法遒整”,房大年“所莫及之”。

    元文宗的传世作品很少,而这一幅《春景楼阁图》,梁启明虽有自己的看法,但终究没有款印,买下来也就是自己收藏鉴赏了。

    和梁启明不同,吴夺不仅知道了这是元文宗的画作,而且知道了隐藏的款印!

    这一幅作品,若是揭开谜底之后再出手,价格或许会是梁启明想不到的高!

    这个吴夺也没办法,到时候再跟胡允德商量吧。

    吴夺听到的被装裱压住隐藏的题款是这样的:

    致和元年暮春之月,怀王作春景楼阁图,观之有所得处,又相邀题之。落笔过人,得唐大李将军风,遂益超诣。丹丘柯九思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两方钤印:柯九思印、丹丘居士。

    这就足以证明是元文宗的画作;而且价值也不仅限于元文宗的画作了,还有柯九思的题款钤印!

    柯九思,元代诗人、书法家、画家,世称诗、书、画三绝。而且,他还是一位书画收藏家和鉴赏家,收藏了很多名品,比如晋人《曹娥碑》、苏轼《天际乌云帖》、黄庭坚《动静帖》等等;而宋代以前不落款印的画作很多,经他鉴定、留有他的题款钤印的作品,流传至今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致和元年(也是元文宗天历元年),柯九思游学建康,结识了元文宗。元文宗当时尚未登基,还是怀王。

    根据柯九思的题款,这幅《春景楼阁图》,就是怀王图帖睦尔借鉴大李将军的风格所绘,同时,也有仿照宋人风格的地方,但融合之中,他自己的风格还是充分发挥出来了的。

    当时怀王图帖睦尔邀请柯九思一起赏画,并请指点题款,于是柯九思提笔落印。

    这,就是《春景楼阁图》的由来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怀王图帖睦尔称帝,而且当年就把年号改了,所以这一年有两个年号:致和、天历。这里头的政治变故就不多说了。

    而图帖睦尔称帝之后,柯九思平步青云,因为图帖睦尔酷爱书画,天历二年又让柯九思当上了奎章阁鉴书博士,专门负责宫廷所藏的金石书画的鉴定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是柯九思名扬天下的一个关键时期。因为,他陆续鉴定出了王献之《鸭头丸帖》、虞世南临《兰亭序》、杨凝式《韭花贴》、苏轼《寒食帖》······

    不过,一朝天子一朝臣,元文宗去世之后,柯九思被朝中官僚排挤,“束装南归,退居吴下”。

    这幅画怎么流出去的,吴夺没有听到;经过几次装裱也没有听到,但是眼前的这次装裱,是在明早期。

    装裱时为什么要盖住款印,弄得好像无名氏作品一般,就容易理解了。

    这是元朝皇帝的作品,明代若是藏于家中,闹不好怕是要出事情的;但这位收藏者看来又极为喜爱这幅画,于是就在装裱上用了心思,把柯九思的题款钤印给盖住了。

    这一盖,他是安全了,可后世流转,却再也没有露出真面目。

    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,它遇上了吴夺。

    这件事,吴夺肯定要和胡允德说的。只是怎么说,还得有个思量,最起码能合情合理,总不能说自己是“听”出来的吧?

    只是这一说之后,势必要揭裱一见真伪,露出“真面目”之后,价格上,怕是一百万的十倍不止!

    梁启明万万想不到,一旦一时错过,再想拿下,代价可就大太多了。

    吴夺没有着急去找胡允德,而是先拿着价签去了服务台,说明了情况。之所以没有取画,是因为大家还要鉴定和讨论。但是,这东西是我要了,可不能再卖二家。

    离开服务台,还是不用着急去找胡允德,起码得先把挂着的画都过一遍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有的画已经被取走了。这也没办法,这么多画,这么多人,不可能尽挑佳作一网打尽。如今,有任伯年钟馗图册页、元文宗柯九思合璧的《春景楼阁图》在手,已然所获颇丰。

    吴夺最后盯上的作品,是一幅纸本小立轴,高约八十厘米,宽约四十厘米。

    这画很简单,类似于白描,设色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赏菊图,几盆菊花,两名文人雅士,一边赏菊,一边交流。

    赏菊内容在画纸中心稍稍靠下,只占了画纸很小一部分,而画纸的上半部分,则是大片的行楷小字。

    吴夺看了看,这简直就是一篇文章,类似于《爱莲说》,这是“爱菊说”。

    吴夺只是粗粗过了一遍,因为重点还应该是后头的落款和钤印。

    只是这落款也太拽了:无闷道人写于万壑云涛石室中。

    落款下钤印一方:人淡如菊。

    吴夺也不知道“无闷道人”到底是何方神圣,不过这么多人没人拿下······

    但就冲这款印逼格这么高,也得听一听。

    这一听,居然是一幅明末清初萧云从的真迹!

    萧云从,字尺木,号于湖老人,又号无闷道人,姑孰画派创始人。在明清书画家之中,虽然算不上声名赫赫,但肯定也能称得上书画名家。

    怎么会没人取走呢?自己不知道“无闷道人”,这么多懂书画得,肯定有知道的吧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没有收藏题款和钤印?不对啊,左下角有两方印的。只是吴夺还没来得及辨识。

    吴夺立即又去看这两方收藏钤印,一方“墨林山人”,一方“绍明堂鉴藏”。

    这个“绍明堂”吴夺闻所未闻,可能是普通的民间藏家的堂号,但是这个“墨林山人”那真是太有名了。

    项元汴,字子京,号墨林,明代大收藏家(之前提过)。明代之后,凡是对收藏有所涉猎的,就没有不知道项元汴的。他的粉丝,有皇帝(乾隆),有书画家,有收藏家。这个“墨林山人”,正是项元汴的经典收藏钤印之一。

    只是,项元汴去世的时候,萧云从还没出生呢!

      <code id='f2bd1'></code><style id='330dc'></style>
    • <acronym id='8901a'></acronym>
      <center id='73c31'><center id='f6244'><tfoot id='4a721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0cc3c'><dir id='68e15'><tfoot id='ed9b6'></tfoot><noframes id='10f3d'>

    • <optgroup id='3170f'><strike id='1c97f'><sup id='c805a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f656e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1. <b id='89cf5'><label id='3d3f9'><select id='5dcc1'><dt id='72da0'><span id='7e432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b3e37'></u>
          <i id='02a5a'><strike id='ebbc1'><tt id='dd14a'><pre id='90b8e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百度 搜狗 360

              <code id='c8450'></code><style id='f9aac'></style>
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6f5bc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54d11'><center id='d4561'><tfoot id='69f97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62c71'><dir id='47ed9'><tfoot id='b12f3'></tfoot><noframes id='2d528'>

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dabcf'><strike id='25c7f'><sup id='4a30e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d8ac1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0ecbd'><label id='609a5'><select id='4556a'><dt id='15062'><span id='fe61e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521dc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3854e'><strike id='7be20'><tt id='1e686'><pre id='cbe90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'a33b0'></code><style id='be5b1'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acronym id='d2b00'></acrony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enter id='17eec'><center id='c2eec'><tfoot id='e0473'></tfoot></center><abbr id='a9ae0'><dir id='8b87a'><tfoot id='328e0'></tfoot><noframes id='2a53a'>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optgroup id='1aa37'><strike id='f0eea'><sup id='287f4'></sup></strike><code id='2603f'></code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 id='3fb16'><label id='de244'><select id='db316'><dt id='2529d'><span id='932a6'></span></dt></select></label></b><u id='1ce59'></u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5661a'><strike id='2f037'><tt id='8d89e'><pre id='9769d'></pre></tt></strike></i>